<track id="rIxRiNI"></track>
  • <track id="rIxRiNI"></track>

        <track id="rIxRiNI"></track>

        1.   首页 » 冲田杏梨

          你所经历过让你最震撼的游戏对局是什么?

          05-171366
          转自09年dota吧的一个帖子《DOTA传说哥的故事》 侵删当年还在上高中的我在自习课上偷偷看完这篇文章,只感到头皮发麻。原文如下:事情过去了有几个月了. 我依然不能忘却那一次给我的震动. 清晨5点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打开了电脑. 进到游戏平台. 随意点开个主机. 自然的落到天灾第一个地位. 不一会儿就9个人了. 一个id叫"传"的人启齿了. "哥:6楼跟我换地位.我好抢好汉" 我本是个很随便的人. 见他叫我哥这么礼貌.. 我就马上跑去10楼了. 就在同时他换到了6楼. 我略惊了一下. 好快的手速. 游戏开端读秒了. 我习惯性的点了只烟. 我的习惯就是游戏读秒时点一支烟. 当烟刚好抽完.. 就是我开端杀害的时候. rd模式熟习的提醒音后. 地图右上角站好了一圈好汉. 深深的吸了口烟后. 我开端端详这些好汉. 最后眼光落到了狗头身上. 作为一个拥有300+apm的选手. 只把持一个好汉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做的. 就算选到了诸如虚空等后期. 我也出门必买鸡. 只为了前方操作补兵杀人的同时. 每隔三秒操作小鸡变身一次. 选好汉的提醒刚呈现. 那个叫传的人就马上选了火枪. 我们方一个人对所有人说了句nb后. 就退出了游戏. 传也马上对所有人打了句. "哥:持续" 我摇了摇头. 看来是碰到菜鸟了. 不过我从来不害怕队友的菜. 就算队友再菜而输掉竞赛. 我也会杀人杀得很满足. 双方都选好了好汉. 对方拿到了众神.白虎.骷髅王.潮汐.巫妖这样一个还 比拟变态的阵容. 我方则是狗头.火枪.恶魔巫师.流落剑客. 我看了下对方除了巫妖外对方不怎么克我. 心里暗喜. 一场杀害将要开端了. 我简略的说了句.单上. 便直奔上路. 恶魔站在了中间. 流落去了下路. 只剩下火枪还在泉水处一动不动. 有人不停在泉水处点光圈. 晃得我头晕. 火枪终于动了. 直奔中路. 我一点他身上设备. 一鞋子一药瓶. 冷笑了一声. 果然是个菜. 恶魔不停的点光圈. 示意火枪换路. 只见火枪把药瓶往恶魔身上一扔. 说了句. "哥:给你个药瓶我单中.你去下." 恶魔终于不点了. 得到利益的他乖乖去了下路. 我看了看火枪身上的设备. 一双草鞋. 火红火红的.. 像当初飘荡在前胸的红领巾. 一声号角后. 开端出兵了. 我一边操作好汉卡兵一边隔三秒变一次小鸡. 这样的操作对我来说只能算是战役前的小小热身. 一看对方走上来的是白虎加骷髅王. 我心里思量了一下. 杀人是不可能的了. 先安心到6吧. 迫于形势我丢掉了还剩小段的烟头. 认真的开端补兵和操作鸡了. 正在这时. 一声熟习的first blood音效传来. 紧接着是一声打波克勒. 我心里一惊. 赶紧回家切换了一次小鸡的形态然后将屏幕转到下路 . 只见火枪头上戴着闪光的双倍光环. 脚踩红草鞋. 双手端握一小钢炮. 在恶魔和流落的配合下上来就干掉了潮汐和巫妖. 拿下双杀. 然后从容的回去中路. 我心想. 难道我错了?这个火枪并不菜? 奇异之中我在操作好汉和小鸡的同时. 不停的将屏幕切换去中路察看火枪. 一下子我的状况就进入了apm300+的状况. 只见火枪悠悠晃晃的回去中路. 刚好在下路等到一个两分钟的符.回复. 于是满血的火枪回中路开端跟众神对线. 安心补刀许久的众神会晤就挑战的一个c+g. 火枪立马少了***之一的血. 不过在这之后我发明众神无论用c还是普通攻击. 总是补不了刀. 被火枪各种正反补. 还总被火枪靠射程和走位不停的点在身上.. 四分钟的时候火枪往上路河岸稍微移动了一下. 一瞬间的闪过上路有一个加速神符. 大概只在视野里存在了0.1秒. 我信任除了我. 一般的人都不会注意到. 但我知道火枪注意到了. 因为他直奔符处. 但接下来产生一件奇异的事情. 他下了河岸并没有去吃符. 而是从河道跑回中路. 众神见他没带符的回来本能的往下路符处奔去. 此时火枪立马回身吃了符就从岸上直奔下河符处. 当火枪奔到下路符处. 众神正站在符点发呆.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纳闷符去了哪里. 于是被火枪白点了几下. 等他回过神放了一个c+g后. 火枪出了一个爆头. 送了众神回泉水.. 5分钟.火枪已经杀了3个人. 我看了看红血的火枪. 心想他应当要回家了吧. 不过我发明. 我再次错了 火枪走到下路. 打出了一句话. "哥:恶魔.我刚才借你的药瓶可以还我了." 我猛惊. 好有霸气的话. 而此时家中的鸡刚好被切换到屠夫形态. 突然一阵幻觉. 我似乎看到那个小屠夫身揣一黑黄. 一瞬间长大了许多倍.. 吃过药瓶后的火枪又生龙活虎了. 众神一个tp过来. 发明满血的火枪. 打出了一个问号. 似乎在奇异自己坐飞机回泉水再tp回来. 怎么火枪回泉水补血又来的速度比他还快. 我时刻关注着中路. 数次火枪有杀掉众神的机遇. 但他总是很自然的走小兵那里卡一下. 或者原来最后点一下众神就逝世的. 偏偏那一下要点到小兵身上. 我知道. 他在蓄力. 高手的杀人不是杀人. 是一门艺术. 一个正常的火枪可以靠大抢人头. 可以靠人品爆头爆逝世对方. 但这些太平凡了. 杀人真正的享受是方式. 这样的杀人每次都会给你不一样的美好. 就像初恋. 就像分解尸体那一刀刀划过肌肤的美感. 我知道这个火枪不是想杀众神. 他是要吓众神. 吓到他看到火枪本能的就想逃跑.就想到逝世亡. 果然. 补给品耗费完后. 众神回了家. 而这次他没有再去中路. 而是跑到了上路. 白虎被换去了中. 众神走上来. 我刚好7级. 被火枪精力压迫到内分泌失调的众神. 补个刀都战战兢兢的. 我心想我的机遇来了便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 熟练的网杀. 就算旁边有骷髅王助阵. 众神也难逃一逝世. 不过在两人的纠缠下. 我的主身黑血了. 整场竞赛我第一次没有在三秒准时的时候操作小鸡. 而是敏捷拉着主身走开. 敏捷的点了一下骷髅后. 发明他没魔扔出第二个锤子. 我便用黑血的主身回身引诱他. 每次都要靠近他射程的时候我又拉开. 往返几次骷髅发明自己要没血了. 可这时他也跑不了了. 一个网加忽悠. 骷髅也回了家.. 哥:狗头操作不错." 屏幕上呈现了这么一行字. 看到那个礼貌的哥字就知道是火枪打的. 我也礼貌的回了句谢谢. 接着屏幕上又呈现了一行字. "哥:回去把我的飞鞋卷轴带来." 我本是个随便的人. 但不是随便被人召唤的人. 然后他这一个请求我完整无法谢绝. 那一刻. 我突然发明自己已经覆盖在了他的霸气之下. 那胡须. 那钢炮. 那蓝色的披风. 优雅的小碎步. 如梦如幻. 我情愿陶醉.. 于是我主身带着买好的设备和火枪飞鞋的卷轴去了中 路. "哥:给我一个药瓶." 我再次陶醉了. 一下子点了两个药瓶在他身上. 屏幕上呈现一行字. "哥:nb" 太霸气了. 连骂我nb都要带尊称. 为了给他更多的经验. 我拉了主身去打野. 偶尔杀杀人. 双方你来我往. 过得异常安静. 只是再也不见火枪杀人. 他就一个人在中间静静补刀. 来一个人就把他搞成红血立马在眼前消散. 也不再多说一句话. 而由于人数的优势. 我们的恶魔和流落比拟悲凉. 数次被多人围歼. 15分钟整. 我刚好到了11级. 身上刚好假腿加跳刀. 我知道我已经走上了自己的超神之路. 也不再管家里的小鸡了. 安心操作自己的几条狗. 不出跳刀的狗. 顶多是条哈巴狗. 出跳而先跳再忽悠的狗. 也最多算条狼狗. 而只有先忽悠再跳再无穷网的狗. 才干称之为狗中之王. 而我. 就是那么一条狗. 啊.不. 我就是操作的那么一条狗. 跳刀之后我开端各种杀害. F+跳+网. 对方只要少于两人就只有一个字.逝世. 而在我打开局势的同时. 火枪也身揣飞鞋三路刷钱. 等到快25分钟的时候. 屏幕上呈现了一行对所有人说的字. "哥:我出山了" 全场合有好汉都结束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关注火枪所谓的出山是怎么样一个情形. 而只有我在操作好汉的同时. 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 家里的小鸡整三秒被切换形态. 我彻底震惊了. 难道是火枪在操作? 而这时我才发明我永远跟不上他的想法. 本来他自己也早在不知不觉间合了一只秃鹫. 不停的围着泉水在绕圈飞. 时而加速. 时而开无敌. 就像南飞的大雁. 程序化的变换队形. 时而排成S. 时而排成B. 火枪拿好设备的第一时光. 我立马对所有人打出了意味很深的一排句点. 紧接着是流落和恶魔. 都同样打出了一排句点. 对方显明感受到了宏大压力. 纷纭在问怎么了怎么了. 而数秒后. 当火枪呈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也都纷纭打出了一排排句点. 只见火枪除了飞鞋外. 剩余5个格子都被放好了设备.. 是什么设备? 是什么设备?? 是什么设备??? 那一刻. 我被他格子里全红的设备深深的刺入心底. 就像阳光洒下. 我全身温暖. 那样的感到值得一辈子悼念. 除了一件红色的飞鞋外. 那剩余的格子里被整齐的放上了5个极限法球.. 火红火红的. 圆圆的恰如骄人芳心. 在那一刻光芒四射. 巫妖也受不了了. 骂了一句. "别tm 装比好么." 火枪也礼貌的回了一句. "哥:你完了.谢谢." 话音刚落. 火枪就消散在近卫众人的视野中. 除了被吓得瑟瑟颤抖的众神外. 其余的人都进步了警戒. 不一会儿. 一个神奇的身影呈现在了巫妖背后. 是吃了隐身符的火枪! 点了几下. 巫妖缓过神来. 扔下几堆冰就想跑. 可他怎么跑得过. 火枪的狙击早已瞄准了他. 巫妖眼见逃命无望. 也不再操作. 站在那里等逝世. 可狙击并没发出那一枚致命的火炮. 只见他s掉了自己的大招. 从容不迫的走近巫妖. 依附普通攻击几下点逝世了巫妖. 然后又从容的飞走了. 留下了冤逝世的巫妖亡魂在那里内牛满面. "哥:=3=" 火枪挑战的对巫妖打出了一个嘟嘴的表情. 前面还不忘加一个礼貌的尊称. 我彻底臣服于这样一个有技巧外带礼貌的大神了. 而此时. 我发明家里多了一只秃鹫开端回旋. 果然. 对于高手来讲杀人是一门艺术. 这个叫传的火枪.. 难道就是杀一人而变一只秃鹫么? 原来如果我是近卫的话早就退出游戏了. 面对这样的大神. 逝世不是最苦楚的. 是欲逝世不能. 而脱离这样的苦楚. 最好的方式就是赶紧退出游戏. 然而近卫众人也坚毅的坚挺着. 彷佛那些最牛的钉子户. 守着那一棵远古古树. 任凭你用三千万城市管理者. 老子也宁逝世不屈. 几下之后. 火枪已经god like了. 而家里已经有7只秃鹫回旋了. 依次的开无敌.开加速. 只那一个. 他就超出了神.. 而此时我才骂逝世特克勒. 我心里原始的不服突然呈现. 老子不能让你比我先超神. 于是我四处寻觅杀机. 终于被我在近卫野区寻得独身的巫妖. 几下操作之后巫妖被我网住. 而我也被他的大打得蛋疼. 不过虽然我疼.. 我给予他的却是逝世路一条. 打了几下后忽悠cd又好. 我知道. 那1点几秒后. 巫妖将葬身于此.. 而我也将god like.. 离超神仅一步之遥.. 然而此时. 巫妖身上亮起了一个红点. 是火枪的大! 他想抢人头! 我赶紧第一时光分辨操作4只狗s掉自己的忽悠. 就等火枪一炮打过来.再杀掉巫妖. 然而火枪的确非等闲之辈. 也跟着s掉了自己的大招. 于是我赶紧忽悠. 然而这次我终于慌了.. 我竟然被自己的队友搞慌了. 在我忽悠完主身之后. 我分身竟然被我拉着乱跑了一下. 然而就是那停顿的一下. 我主身忽悠出. 还不等分身忽悠. 火枪的大武断打到了巫妖身上.. 活气shit.. 我还是没能禁止他超神. 对于我这种低调却又自负膨胀的人. 最不能忍耐的就是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却被别人拿去..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不停反问自己. 那一刻. 是我dota以来唯一没有操作的几秒. 我感到天旋地转. 难道我毕竟不能成为神? 而就是这几秒. 近卫其他的人赶来杀了我. 而我却没有一丝的对抗.. "哥:?" 火枪打出了一个问号. 我看着屏幕上这一行结构奇异的字和标点. 心里暗骂. 你个nb. 叫人家哥后面是接冒号的吗? 小学没学过语文? 不过究竟我也是心坎强盛的. 我再次振作起来. 超神. 逝世了从头再来. 于是我又在近卫野区寻觅杀机. 又是巫妖. 反复的画面再次呈现. 果然再我筹备第二次忽悠的时候. 巫妖身上亮起了红点. 靠.火枪又来了. 这次我没有s. 而果然. 火枪打出炮的时候. 巫妖刚好被我忽悠逝世. 火枪的一个大打在了空气里. "哥:不错.你很有潜力." 我也沉浸于自己胜利的博弈. 我问了句. 火枪你筹备出什么. 火枪回了句. 你不会点我小鸟看啊. 我一看. 每只小鸟身上各有一件物品. 有欢欣之刃. 有回5指环. 有坚韧球. 甚至还有神秘法杖. 我第一时光反映过来.. 这些东西部都是可以跟极限法球合成物品的! 果然. 回家后的火枪刚好用身上的5个极限法球分辨合成了 冰眼.分身斧.林肯和羊刀. "哥:好了.是时候停止了.我一个人去灭了他们." 于是我们三个就把好汉放回了家里. 看火枪一个人的表演. 我问了句. 还有个格子不放东西? 他只淡淡答了句. 你会清楚的. 接着他对所有人打出了. "哥:我推中了.守好." 只见对方5人都积累在中间. 都屏住了呼吸. 等候最后决战的到来. "你真一个人去?"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哥:不.我还有我的秃鹫." 话语刚落. 黑压压的一片. 飞到了他的身后. 我点了一只秃鹫. 认为会有红帐之类的东西在身上. 然而没有. 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禁开端纳闷了.. 霸气的蓝色披风. 一排排凶恶的秃鹫. 他们即将南下. 我不知道这些秃鹫会不会一会儿排成S. 一会儿排成B. 我只知道这一战之后. 一切都将成为传说. 传说?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而此时. 屏幕上呈现了一行字. 传(矮人火枪手):哥:我走了 我终于恍然大悟. 冒号代表说话的意思. 火枪每次打个哥字. 跟他id连在一起. 就是传:哥. 也就是传说哥!!!!! 而后面个冒号才是表现要对我们说的话. 我终于清楚了. 他真的是个神. 他是上帝化身给我带来这一次的表演. 清楚了一切的我安然点了一支烟. 观赏他最后杀害的艺术. 中路对方两塔之前就被我们破掉. 近卫五人或许被气概压得太厉害. 竟不敢出门与传说哥一战. 龟在高地. 我心里暗笑. 等逝世. 终于达到近卫高地下. 传说哥分身斧一开. 用一个分身直奔高地. 近卫众人真是被气概吓得心理扭曲. 竟然一瞬间该锤子的锤. 该流星的流星. 该大的大. 技巧一下子全对着一个分身放完了.. 这时只见传说哥拉着另外一个分身轻松上了高地. 在海量小兵的和投石车的辅助下很快拆掉了高地塔. 而这时近卫第二轮技巧cd都差不多了. 正在我为传说哥捏一把汗的时候. 天上飞来黑压压一片秃鹫. 完整挡住了近卫的视野. 与此同时. 所有秃鹫全开无敌. 煞是好看. 近卫众人无可奈何. 再次退后一步. 秃鹫无敌之后. 近卫众人都发了疯的全体去点秃鹫去了. 全然不顾悠然打着建筑的传说哥. 等近卫众人回过神来. 中路高地已经一片平地.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一个细节. 只有apm300+的我. 就算没操作好汉也要乱点的我. 注意到了. 那就是传说哥身上没有设备的那栏格子多出了99个真 眼. 在夷为平地的中路高地. 传说哥奋力的插着眼. 全然不顾各种技巧召唤自己. 终于在所有眼都插完后. 他倒下了. 对方纷纭骂他装比之类的. 只见传说哥从容回到. "哥:哥虽逝世了.传说还在.再会." 话罢他就退出了游戏. 而这时. 逝世掉的一只秃鹫身上掉出一个真眼. 白虎捡起顺势插了下去. "我们输了."众神说. "gg"白虎安静的打到. "心服口服."潮汐很无奈. "如果看到他.记得告知他我真的不恨他."巫妖也折服 了. "再见."骷髅g.wang打完就分开了游戏. 我知道. 在白虎插下真眼的一瞬间. 他们会看到用真眼摆出的"传说哥"三个字. 笔走龙蛇的草书. 在近卫高地熠熠生辉. 我知道. 那一刻. 他们真的被折服了. 就像黑夜突然被太阳照亮一样. 或许他们也知道怎么去寻找自己的光亮了. 而我. 一个男儿. 在那一刻流泪了. 不是伤心. 而是阳光太过刺眼. ______________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