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IxRiNI"></track>
  • <track id="rIxRiNI"></track>

        <track id="rIxRiNI"></track>

        1.   首页 » 性感丝袜

          皇帝看了低品质的奏折会怎么回复?

          04-251399

          雍正元年六月十七日满保共有4封奏折,第一件是奏报处所司法积弊,雍正帝之前朱批“国度安民之要,首在擒贼”,满保以为在于处所官员“全不居心”,刁难事主,受贿枉纵真凶,表现将严令处所官员学习雍正帝的训谕,若仍恶习不改,将即行参劾。雍正帝朱批“甚是”。

          第二封奏报嘉兴处所贼匪事,详细备陈,条例详明,办事认真过细,为让雍正帝尽快懂得情形,将奏折提前奏进,令雍正帝大为激动,在奏折缝隙出连批“甚好”、“甚善”,看到满保真心推戴,雍正在朱批中又提起康熙对满保的恩遇,自己“落泪而书”。

          第三封是关于官员挪用库银,这是雍正帝即位后力行禁绝的事,之前雍正帝命满保查浙江粮道蒋国英擅主动用库银并克扣之事,满保先是奉承雍正帝“禀赋聪慧,将劣迹早已洞悉”,说自己“愧惧交加”,详细奏报了缉拿蒋国英,追回部分其擅动库银,并且查漏补缺,正在查蒋国英是否还有其他亏空。

          与前三封奏折一起到的是满保的晴雨折,满保奏报春夏雨水协调,稼禾全熟。雍正帝在此处朱批说这是处所官员公平廉明,激动上天所致。满保说若秋季雨水充分,今年可望丰产。雍正朱批若官员耻辱,民之“喜和之气”必会激动上天,由于前两封奏疏满保办事得力,晴雨折中风调雨顺、米价安稳,雍正帝心境大好,朱批“畅快地看了”。

          雍正元年五月二十三,雍正帝生母仁寿皇太后崩。七月十六日雍正帝在朱批中对满保说康熙帝和生母接连逝世,自己已“精疲力竭”,自己会维护好身材,满保十分焦虑,说自己每想起康熙帝,落泪不已,虽然皇上自己说珍重身材,自己“身在远疆,不得瞻见天颜,不胜忧切”,请雍正帝务必珍重身材。雍正帝朱批自己对满保没有丝毫隐瞒病情,“著放心”。在七月二十日的奏折中,满保表现要尽心效率,报答康熙帝“多年养育及我皇上殊仁任用之恩”。雍正帝在“多年养育”四字下划圈。

          七月二十九日,满保奏报了自己制止洋人传教的事。二洋人在福建福宁州传教,十多个监生、秀才入教,其余教徒数百人,建教堂十五处。已将二洋人押解至澳门,教堂改做书院和祠堂,满保以为天主教于处所百姓无益,而且教徒“男女混淆一处,习俗甚恶”,雍正帝朱批第一次称满保为“卿”,表彰满保“此奏甚是,多为可嘉”。

          这时雍正帝和满保二人关系密切了许多,雍正帝在八月二十日的请安折中说“朕安,尔可好?”,雍正帝盼望君臣能“贤明天下万世”,满保表忠心说自己会“不求一刻之安,不怀微毫之私”,雍正帝朱批了二百余字,对满保畅谈心迹,说自己年青时无意求取申明,想在想起来惭愧,自己现在保护名声,是为了不负康熙帝的重托。雍正帝自谦说自己平淡,在政务上自己勉力学习,如此对满保开诚布公,是要“君臣应开诚相见,不图安适,勉之”。

          雍正帝在满保八月的奏折后朱批中,都是“甚是”,“览奏甚悦”,“相互爱护,决毋玷污皇父多年养育之恩,书此不禁潸然泪下”,满保再次提起康熙帝的知遇之恩和雍正帝的格外任用,要“输一腔耻辱,酬报万一”,雍正帝则朱批自己初即位,政务陌生,若满保忠心辅佐,自己绝不辜负满保,要满保“清楚朕心”。在九月初八下旨封满保三代,在朝廷议康熙六十年台湾朱一贵起义功绩,虽说满保功过相抵,仍加满保兵部尚书衔。在九月十一日的请安折后,雍正帝朱批“朕躬甚安,业已复元,为使尔愉快,特书谕之,尔可好么?”雍正帝真肉麻!

          满保处置政务的才能还是有的,同日的一封奏折中满保奏请因为河水水位低,从海路运粮至宁波。雍正帝朱批“办理亦善”,海上行船风险大,盼望龙王保佑。以后办事还是要请示,来不及请示则要务必警惕谨严。

          而这些食粮运到宁波后,大大缓解了当地的需求。满保为此还受到许多阻碍,雍正帝览奏后感到“大大冤枉了”他,称颂满保尽职,自己“深感惬意”,“实甚嘉许”。

          这时雍正帝对满保比拟宽容,满保上奏自己无法补齐台湾仓库亏空,“请圣主解救”,雍正帝以为亏空虽然与盗贼有关,但满保也有识人不明之过。命满保努力追讨之外,自己也赔偿一部分,若不能完成,则用官庄补足。实在是很宽容了。

          因为雍正在台湾亏空折中说满保有识人不明之过,而满保保荐的台湾同知杨玉剑又在一起杀人案中失职,满保惊慌不已,上折谢罪。雍正帝表现人很难看得透,说满保“尔能行”,对满保管理福建浙江二省,自己“心甚泰然”。满保在同日的谢恩折中说雍正帝即位以来,政务日新,康熙帝知道也会欣慰。再次说自己识人不明,感激皇上包容。可能是马屁拍到雍正帝心田里了,雍正帝朱批“由衷大为嘉许之”。

          平台湾事时,匆促间中下级军官名册并未报送兵部,因此后来未得赏赐,满保具折向雍正帝保荐,将这些军官充实福建军营,雍正帝更是大加赞美,因为雍正帝之前曾说对福建军务不满意,满保能谨记在心,而且直言进谏,避免了官兵的冤屈,否则他们只能通过贿赂升迁。在同日另一折朱批中,雍正帝又称满保为“能臣”。

          雍正帝对满保的表示十分满意,亲书匾额表扬他母亲守节,满保激动地无以复加,称这是“难得之宠恩,千载难逢之旷典”,称雍正帝“字字珍宝”,是“大孝圣人”,自己担忧雍正身材,不敢打扰,因而未曾敢提为母赐匾。雍正帝在朱批中说,不要怕打扰我,我身材“强壮,能成”。雍正帝得知满保生母已经七十一岁,一人独居在家,特准满保母亲追随一子生涯,便于照料。满保谢恩说“实比天高地厚”,雍正帝朱批“好人有好报”。雍正帝确切心细如发。甚至还直接干涉满保的家务事,满保祖父过继为子不被家族承认,满保说这是“五代痛心之事”,雍正帝马上给满保出了口恶气,命宗人府造册承认,而且将满保家族中的对头一个个叫来训话,让满保“欣然侯旨”。

          不过满保的老母亲确切也值得褒奖。满保虽是觉罗,但家里并不富饶,显然也无人提携,不然也不会走科甲之路。满保母亲二十二岁就守寡,独自抚育满保兄弟三人,还教他们读书,其中二人先后中进士。

          汉军汪氏,总督满保母,年二十二而寡。家贫甚,抚前室子三,亲课经史。子逢泰、满保俱成进士。《天咫偶闻》卷四

          雍正二年正月初三,同一天(满保真准时),满保再次进贡了80个赐籽西瓜,请求雍正吃完后再把瓜籽赐回,他持续在台湾种植上贡。雍正吃完似乎感到不错,朱批:西瓜甚好

          前面说到雍正帝问满保尔可好么,满保接到奏折说话比雍正帝更肉麻。称颂雍正帝是“大玉帝修身之道”,天下归心是因为皇上行“舜帝治人之道”。

          到这时雍正帝与满保关系十分融洽了,在雍正二年正月请安折朱批中为了使满保愉快,朱批“尔好么,京城一带已显春意,初三日乃祭祖之日,降雨沾足,大禧”,如同闲话家常一般。自己新烧了鼻烟壶,顺便赏了满保两个。

          雍正二年二十四日的两封奏谢朱批训谕折中,雍正帝表达了对满保的信赖,以为他是“有才能之大臣”,满保表现自己必定会对雍正帝老实,不然“苍天不应”,自己“心坎亦断然不应”。雍正帝在满保奏请推举台湾道员的奏折中委婉地表达了对满保不能识人的不满。因台湾道员陈大年中风,满保向雍正帝推举了数个人员,其中有个叫沈近思的官员在福建已经侯旨两年未得满保推举,雍正帝问满保为何不用?也许怕满保胆怯,又半开玩笑的说满保“若得知沈近思已被朕补放为侍郎,尔或许会笑”。我想满保看到这个朱批该有多么胆怯。

          在同日批复的其他奏折中,满保都能依照雍正帝的唆使,司法上严加甄别,不滥施重刑,妥当处置台湾事务,再次向雍正帝说明自己海运粮米的原因和经过,雍正帝朱批“快睹之”,“甚佳”,表现自己的看法只是推测,让满保酌情办理。

          之前满保上奏自己无力完成台湾仓库亏空,雍正帝命他酌情追缴。满保就责令属下原任官员偿还,其中有原福建按察使董永艾,此时任安徽布政使,是个肥缺,满保也把他列入偿还名单。雍正帝朱批满保不能因为别人有才能就让他赔偿,要查查他是否应当赔偿,若不该,他是不是赔偿,听其自愿。满保上奏已经将董永艾移出名单,并且告之了雍正帝的回护之意。成果董永艾得知雍正的意思,没措施还是补偿了3000两银子。在满保奏请肃清福建军营吃空饷时,雍正帝显明不信任,而且以为无必要。朱批满保“奏请全额补齐错矣”,他深知“武官赖以生存者乃此空缺之钱粮,全额补齐,断难办成亦不必要”。满保恐慌,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愚蠢无知,但我确切想杜绝吃空饷。

          雍正二年四月初九,满保将成果后的小荔枝树种在木桶之中,水运至通州,运达时成熟可食用。满保在奏折中强调进贡荔枝不费钱,也不扰民。雍正帝朱批自己很爱好吃荔枝,但进贡途中怕百姓非议,但自己还是想吃的,所以朱批满保既然已经下令了,那就少进贡一些吧。

          在雍正帝一系列的朱批“甚好”,“欣阅”后,满保回奏又拍马屁,说雍正帝是“永固国体至万年之圣主”,雍正帝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感到肉麻,说自己朱批都是发自心坎,可不是要听你们拍马屁的。

          满保在雍正二年五月巡查了福建浙江二省,向雍正帝奏报自己看到浙江米价上涨,将邻近福建地域低价米调来平籴。检阅军营,奖优惩劣,雍正帝朱批“畅悦”。雍正帝除了选拔满保兄长,也选拔其族叔为副都统,满保说雍正帝擅长用人,雍正帝则要满保寄信其叔,要其输诚效率。之前雍正帝在朱批中说自己感概为君难,将这三个字刻成印章和匾额,时刻提示自己,要满保谨记为臣不易。满保马上就将为臣不易四字刻成匾额。

          之前雍正帝朱批满保兄逢泰“无劣迹,亦毫不杰出”,将满保兄弟二人之差别比作年羹尧、年希尧,是居心戏弄满保。果然满保上奏拍马屁,我兄弟二人如此愚钝,感激皇上宽容。雍正帝再次戏弄满保,朱批“朕素性如是敦厚”。

          雍正帝在这年十月授满保儿子阿纳哈为光禄寺书办,满保上奏谢恩,雍正帝可能此时心境不好,朱批阿纳哈“长的蠢,并非人才”。落笔不能改,感到说的过火了,就在满保奏报浙江海潮灾祸事的折子里改口让满保可以来京觐见,但最好是雍正三年来和自己一起去清东陵。

          现存没有雍正三年正月满保再进贡西瓜的奏折,雍正二年十二月初九到雍正三年二月十六日,满保没有奏折,应当是散佚丧失了。

          满保在雍正二年犯了过错,雍正二年十一月上谕中说,满保在京的随从私自拆看奏折内容,泄漏密旨,满保上奏“奏折不能慎密,臣罪实无可逭”。雍正帝没有免职他的总督职务,也没有收回他的密折奏事权。自后雍正帝的态度显明冷了下来。

          雍正三年可见的第一封奏折是自己家奴辱骂当地知县及知县父母,受到雍正帝批驳。雍正帝批驳家奴控制了满保的把柄,因而得到庇护,所以犯了逝世罪,却只得到轻罚。满保认错,说自己优柔寡断,已经将该家奴处逝世,不胜惊慌。雍正帝朱批满保让自己背负杀人之名,事后补救无益,“罢了”。

          雍正三年满保现存的第二封奏折是四月初四日,满保谢恩雍正帝饶恕罪过又格外施恩,表现自己“永绝私交,戒除迎合之事”,雍正帝语气冷漠,朱批“再不矫正亦随尔之便”。这是雍正帝第三次警告满保。

          满保这时应当身材不行了,为了补充君臣之间的裂缝,盼望进京朝见。雍正帝朱批让他侯旨,到时来京和自己一起去清东陵祭祀。满保在谢恩折中说自己会严加教诲儿子,使其谨严效率,雍正帝的语气也不似从前,似乎怒气未消。

          之前满保奏请八月二十日从福建动身朝见,直到九月初一,雍正帝也没有下旨让他进京朝见。满保进了个请安折提示雍正帝,雍正帝只是回复甚安,仍未下旨。满保九月初四又请安,雍正帝没有批复。这也是现存满保生前倒数第二封奏折。

          雍正三年九月,满保卒于福州。遗折将总督印信交由福州将军署理,新巡抚未到,命旧巡抚迟些离任。雍正帝给满保存了稍许面子,评价满保实心任事,应得恤典。

          满保向来居官、虽无廉介之称。然才华优长。尽心办事。整饬营伍。经理海疆。实为称职。昔年台湾一事。虽不能消弭于未然、而能于七日之内、即行收复。功过足以相抵。朕即位以来。时加教导。满保亦知奋励。矢志廉明。及至抱病沉笃之际。尚能留意处所。将黄国材留闽、以待新任巡抚。并将总督印务、交与将军宜兆熊。此等料理之处、俱属得体。今闻溘逝。朕心深为轸恻。应得恤典、著察例具奏。《清世宗实录》

          实录中说的台湾一事,指的是康熙六十年四月年台湾朱一贵起义。满保从发兵到抵台平乱,仅用七天时光,可以说是兵贵神速了,满保冒雨督师,又能束缚军伍不扰民,而且是在康熙而非雍正年间产生的事,雍正帝用此事挑满保弊病,实在有点吹毛求疵了。

          潘荆山兆吾为浙闽总督满保幕友。康熙五十四年(此处有误,依据清史列传应为六十年),台湾奸民朱一贵滋事,事闻省城。时方二鼓,潘谓满公曰:“兵贵神速,须尽此夜了之。”即灯下书牒,刹那数十言,未三鼓而安排定。黎明发兵,两日至厦门,五日至鹿耳门。贼大怖,认为神兵自天而下,骇散无敢斗者。凡七日而台湾平。满公欲奏请恩奖,潘固辞不受。奇人也。《熙朝新语》卷八满保疏闻,督兵趋厦门,值淫雨,乘竹兜从数骑行泥淖中。比至,籍丁壮剽悍能杀贼者悉充伍,严申军令,禁舟师毋登陆,民以不扰。《清史稿》

          后来审讯隆科多案时,雍正帝发明满保曾经贿赂隆科多,又批驳包含满保在内的许多官员将亏空归罪于康熙南巡,实际上是想赖掉亏空。因而未得恤也未得谥。

          盖此等银两。皆当日处所官结交匪类。馈送知交。暮夜钻营。恣意破费。及至亏空败露。则动称因南巡时用去。《清世宗实录》时尚书隆科多获罪鞫讯,得满保餽金交通状,世宗谕责满保谄隆科多、年羹尧,命 毋赐恤予谥。《清史稿》

          康熙帝在雍正帝年青时说他“喜怒不定”,雍正叫屈,看来真是知子莫如父。评论中@星汉残暴兄评价“圣心难测,君恩易失”,诚如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