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IxRiNI"></track>
  • <track id="rIxRiNI"></track>

        <track id="rIxRiNI"></track>

        1.   首页 » 明日花绮罗

          暴利赚钱之 北野望无码有几部夜走鬼街 奶肉弹北野望复出一

          04-23822

          他甩甩淋湿的长发,看着满屋狼藉。

          上个月女友跟他分别了,空旷两个字在狭窄的阁楼上来回逛荡。

          刚下过一场雨,9月的青岛迎来了秋老虎,闷热夹着潮湿,就像穿着一件湿棉袄,难受至极。

          地上一坨坨卫生纸,缠绵的温度还未消失,竟然为一部挨炮手机,分了。

          翘泥巴,是女人太权势,还是我太穷?

          冷小邪躺在混乱的被窝上思索,黑暗中忽闪着眼睛,才想起日清日结的工作还没做。

          爬起来打开床头上的电脑,麻利的打开一层层文件夹,找到岛国动作片,今天就翻小泽玛利亚的牌子吧。

          后宫佳丽三千,朕特么独宠你一人……

          .

          灵魂出窍之后,冷小邪无力的躺在床上,刚才淋了雨,再加上虚乏,要感冒的节奏。

          冷小邪懊悔,如果听包子铺老王的话,避一会雨也不至于挨淋。

          这老王说话真特么准,刚进门雨就停了。

          摸了摸自己的头,有点热,鼻孔喷着烫人的热气。

          迷迷糊糊昏睡了一会,冷小邪又梦到那个古街,没有路灯,月光如白昼,撒在琉璃红瓦之上,朱红的木门窗描着金边。

          红色窗棂之后,贴着惨白的窗户纸,风一吹,哗啦啦直响。

          街上空无一人,鬼街一般。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接连两天梦到这里,冷小邪也感到蹊跷,估量是包子铺老王跟他提过这事的缘故。

          老王说,你想赚钱得有见识,这城中村都是打工仔,能学到个屁。

          冷小邪也想住富人区,那不是痴人说梦吗,老王说你得找个高人指导。

          冷小邪在网上遇到大咖就叫师傅,求带的好话不知道留了多少,要不没人理,要不被​批驳一番,贴个伸手党的标签就被拉黑了。

          不得其法。

          什么狗屁大咖,拽什么拽?劳资还不求你呐,麻杆跟老王埋怨。

          瓜娃子,谁都不欠你,白吃白拿谁理你,老王数落他,这街上的人都跟我熟,不给钱我能给他包子吗?

          老王话里有话,

          冷小邪不好意思的掏出两个硬币,在兜里已经盘的铮亮,递给了老王的闺女,顺便碰一下洁白的小手。

          翠翠就白他一眼。

          芹菜馅包子带肉丁,有荤有素,老王能陪他吐个槽,还能看一眼翠翠,他感到这两块钱,充足施展了价值。

          虽然她跟小泽玛利亚相差甚远,但这是真实的人,女友走了后,能聊天的也只有这父女两人了。

          一团柔软的面,在老王手里揉来揉去,麻杆又有点入戏了。

          老王直起腰用套袖擦擦汗,说今天十五,你不去桃花小镇碰碰运气?

          上次老王跟冷小邪讲过,在桃花小镇有条古街,背靠着浮云山,据说有高人隐居。

          此人叫浮云昆,穿汉服,衣袂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他一不算命批八字,二不看麻衣相,现实世界的事一概不感兴致。

          唯独对网络上的事料事如神,据说,前些年他预测要出燕赵门,有人得到新闻,就在网上提前布局。

          陈关希引爆燕赵门之后,8亿网民网上搜索燕赵门,自然都搜到了他宣布的信息。

          想看燕赵门视频吗?只须要8块钱就可以打包下载,一支雀巢雪糕的钱而已。

          这比千亿票房的大片还要诱人,8亿搜索量,双十一都弱爆了,当天成交了600多万。

          第二天,就删帖消散了。

          你说他传布不雅视频,他发的都是婚前教导片,只是第一帧有陈冠希的图片。

          不但暴富,还顺便教训了一下色狼。

          冷小邪感到跟这个高人有缘,因为这两天老是梦到古街。

          老王说你记住,只有月圆之夜,子时之后,他才开门纳客。

          从包子铺出来时,翠翠把装着两个包子的便利袋,偷偷塞到他手里,急忙又回到笼屉前。

          冷小邪透过蒸汽,看着低头收拾餐盘的翠翠,心里像是被蒸汽哈过一样温暖。

          晚上10点,冷小邪从床上弹起来,敲泥巴,白天没奶喝,晚上没奶摸,这日子没法过呦。

          他决议去见见这位高人,说不定能给个机遇,人生从此就不同了。

          从东李城中村到桃花小镇,做公交车要1个半小时,下车后沿着浮云山一路上坡。

          底本还有稀稀两两的路人,越走越空荡。

          虽然没有路灯,月光如银,远远的看到前面,石板铺的街面,一侧古色古香的小楼,显得阴沉诡异。

          走在石板街上,房子没有一点亮光,沉寂的古墓一样。

          老王只说浮云昆在二楼,具体哪间他也不知道,敲他女的,这不细耍我吗。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古街不长,大约100来米,走到街心处,看到有间楼梯口,估量这就是上楼的唯一入口。

          冷小邪在楼梯口迟疑了很久,望着这楼梯,像是一个黑洞,直通云霄。

          他在屁股上擦了擦手汗,决议还是上楼看看。

          才爬了几级台阶,冷小邪就听到阴沉的喘息声,就像在他背后藏着一只怪兽,他回头,是空荡荡的楼梯,什么都没有。

          停下脚步,楼梯里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哦,这分明是自己的呼吸声嘛,吓逝世劳资喽。

          上了二楼长廊,看到院子里假山翠竹,还有浮云山山顶虚无缥缈的云雾,在远处城市灯火的映射下,光怪陆离。

          右侧有间房门大开着,月光从大门倾注进来,画出一个白色的长方形,和黑暗处泾渭分明。

          冷小邪迈过木头门槛,像是跳进了坑里,一个趔趄,吓出一身冷汗。

          有人吗?

          冷小邪斗胆叫了一声,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未完)